您的位置:

首页> 现代激情> 〔原创〕持续二十来年的恋

〔原创〕持续二十来年的恋 - 〔原创〕持续二十来年的恋

    性事,情事,何为,合为,懵懂年少的鲁莽纯真,人到中年的小心翼翼,每个人经历多多少少,有似水流清,有激情似火,有前赴后继,有肝肠寸断。记忆中的段落总有那幺几段会有触点,可能有所谓的水乳交融。
    时间,从初中的记忆起,出现在我的视野里,一次偶尔的培训班的机会,遇到了她。比同龄女孩略微成熟高挑,比我低两届的学妹。马上成为了我情愫初开出现在梦境中的那个人。那双跳动的马尾挥之不去。
  腼腆的她,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一起下培训班,自行车回家的路程成了我最开心的时间段,那个年龄,一起的男同学,已经好几个围着她,大胆的追求表现。或因为她甜美的笑容,或因为已经高耸的双峰。而我也就是那段十分钟的路程,小心的维护着。不是很长的时间里,脑子里默默的不经意间就记录了她喜欢的颜色,她的生日,她的。。。。。
  几次推车步行的沉默,更多的就是羞涩回避着时有时无的对视。开不了口,只能送她喜欢的小礼物。懂了,是暗恋。
  喜欢绘画的我跨入了距离一天车程的高中,用画笔代替了更多的思念。渐渐的没有了平日面对面的交流,真的逐渐平淡,用两个星期左右的一封信件维系着,字里行间也只有简单生活学习的畅谈,小小的情愫掩饰的如此的微妙。喜怒安乐都在笔尖,寝熄灯后微弱灯光看着她的信,然后慢慢睡去。或许能在梦里可以并肩。
  她考上了高中,距离变近了,信件的频率却少了。思念又如何。只是在某个周末的下午,她突然出现在我的画室外面,手里领着一个小蛋糕,夕阳余晖从过道的窗户印到她微笑的脸庞,白T恤牛仔裤的她可是如此青春靓丽,还有额头微微的细汗,我愣在那里,周边起哄的声音是过滤的。那是我和她的第一个拥抱。可能是我勇敢的一次吧。不,她比我勇敢。
  好甜的蛋糕,呵呵。还有她的马尾好香。原来她也记得我的生日。
  高中剩下的时间,多了她。
  我开始奔波的艺考,她的学习也紧张了,
  她说:哥,我也想考你的艺术专业。
  我:不要,你的成绩可以考更好的!选择更多的专业!
  哦,电话里的她突然的沉默
  我懂得她的心思,也试着说服自己,内心想的太多,挣扎的结果后,突然有一天我写了封信,她的名字还有三个字,分开吧。
  背着行囊踏入大学,QQ上她告诉我,她谈了个男朋友,我马上敲出:我也有女朋友了。
  她还是没有听我的,选择了和我一样的艺考,考入了隔壁城市的大学。我真的有了女朋友。偶尔QQ闪亮的头像和当年的信件一样,不再跳动了。
  往后的日子有了断断续续的交流,只是没有再见面。多了几次与她交合的美妙的梦。
  我说我要结婚了。她独自一个人来了,马尾辫没有了,一头微卷的长发,淡淡的妆容的痕迹。我突然有点恍惚,在那个一瞬间。 
  朋友圈里知道她来我的城市工作了,我们碰面聊天,她说,还行,你这个大叔没有变的太油腻,只是你的长头发呢?我问她,那你的长头发呢?一袭短发的她和光头的我,喝着茶,没有忆当年,也没有过多的聊起近况,可能更多的是如当时并肩而行的沉默时间。只有苦涩绿茶和嘴唇的抿碰。
  同个城市的生活,忙碌,枯燥,想到了又如何呢。几年后难得的一个长假,看到她游玩的照片,我点了赞。她说来接我,我过去了。那天,她挽起了我的手,我们走了很多地方,吃着零食,我说,你还是喜欢这个啊
看完了一场半夜场的喜剧电影,《夏洛特烦恼》。我们的手一直没有放开。
  家里,我抱着被子走进次卧给她,互道了晚安。
  回到自己的房间,我畅快的自我解决,压抑了多久的情绪,在排空后还是不断的涌上来,脑海里一直是她的身影。
  早晨,半梦半醒的看到刚刚跳出来的信息“哥,再当你一天女朋友吧”
  我快速的打开了她的房门,露在被子外的只有头发,我钻进了被子,抱住了侧身的她,触碰到刚好一手掌握的酥胸,狠狠的握住,闻着她的头发,呼吸忽然之间有点不顺,我用牙齿咬着她的耳垂,下半身贴合着她的臀部,手在胸和小腹之间徘徊,剩下的只有浑身发烫微颤的身体和呼吸声。她转了过来,吻住了我的嘴,尽情的湿吻,我抚摸着她的后背一路向下,已然泥泞无比,我的手指轻轻的进去后,她趴到了我的身上,向下直接含住了,体验到了人生第一次真正的深喉,一直到喉咙的快感使我也开始呻吟,湿漉漉的小穴蹭着我的小腿,更加的坚硬无比,快速的调整了位置,我开始狠狠的吸吮起她的小蝴蝶,嘬着小豆豆,源源不断的蜜汁被我舔尽。终于,我进去了她的身体,似乎这幺多年的积累一下子随着进入的刹那爆发,两人不约而同有了一下颤抖。她马上坐在了我身上,近似疯狂的扭动着身体。我感觉到了下面的水打湿了我的大腿。。。。。
  更换了更多的姿势后,我终于释放,看着大汗淋漓,面颊贴着湿头发的她,慢慢的拨开,一缕一缕的分好,抚摸,亲吻。
  许久后,她双手箍住了我的后背,在我肩膀想要咬却没有咬下去。对着我的耳朵说“哥,你出轨了哦”
  我瞬间又挺入了她的身体。再次的激情,仿佛要掏空彼此,恍惚中,她说“我从来没有过这幺多水”
  夜幕降临的时候,我突然睁开眼,她已经不在了。迅速打开了手机“到家了”
  她的朋友圈,是一张她手拿栗子的照片和一句“有栗子吃的季节真好”
  放下了手机。闭着眼,那个过道里,夕阳透过窗户投到身上拎着蛋糕的她。可安好呢!